当前位置: 首页 > 域名资讯 > 正文

中国失去.CN域名管控权已长达18年?钱华林怒斥:无稽之谈
发布时间 : 2020-08-03 00:00:00来源 :互联网 作者 :欧瑞网 浏览量 : 73

互联网关键技术创新,事关国家安全,堪称国之重器,属专业领域,需求真务实。

  但若干IPV9跨界“专家”,蹭重器之名,行夹私之实,造谣生事,贻害无穷。

  近日,有人撰文披露了一项严重威胁我国国家安全的“黑幕交易”,称“因特网的国家顶级域名.CN,早已被作为商品交易给了美国公司,脱离中国政府的实际监督管理已经18年!”

  文章言之凿凿,称“CNNIC已经在2002年,将.CN域名的注册管辖权、交易权等转让给了美国Afilias公司独家代理”,并称这桩交易不仅导致了国家顶级域名管理权的丧失,还涉及到收受回扣等不当得利。


(图片截自CNNIC网站)

  撰文披露这一“惊天新闻”的,不是普通网民,而是上海市政协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伍爱群。他同时还是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导,并任多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和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伍爱群的这篇文章发表于上海政协打造的新媒体平台“政协头条”。

  0. 因主权之名,CNNIC躺枪

  伍爱群在这篇题为《创建长三角科技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启示》的文章中接着质问,“一个实际上丧失了国家顶级域名监督管理权,且出让了正当控制权、收益权的中国公众网络,如何奢谈网络信息空间安全、网络域名根服务器?”

  .CN域名是全球唯一由中国管理的英文国际顶级域名,是中国在网络空间的重要标志。如果事实真像伍爱群文章所说,中国自2002年至今丧失了国家顶级域名的管理控制权,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安全黑洞。

  就此消息,业内人士求证钱华林老师,被钱老怒斥为无稽之谈。

  钱华林,中国互联网重要的开创者之一,和“中国互联网先驱”钱天白并称“二钱”。钱华林长期担任.CN域名技术联络员,后兼任行政联络员,并于2003年当选ICANN理事,成为进入全球互联网地址与域名资源最高决策机构管理层的第一位中国专家。

  笔者认为,钱老斥其为无稽之谈,用词还是太温和了。

  伍爱群教授,出身化工行业,并无通信网络专业背景,却大谈互联网,张嘴就是外行话,完全歪曲中国互联网发展史。更可恶的是,其打着爱国的幌子,为了兜售另一套所谓中国国家顶级域名而无端捏造,造谣生事。

  1. 先说说CNNIC的由来

  1994年,经过各方的不懈努力,我国正式开启互联网时代的大门,建设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

  但外有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阻挠,内有因对新生事物认识不一致的争论,当时起步充满艰辛。

  1996年,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为组长,我国正式成立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决定大力推动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发展。

  组织保障是第一步。为适应互联网络发展的需要,参考国际通行模式,我国开始酝酿成立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简称CNNIC)。

  为了聚合专家智慧,1997年1月14日,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先正式组建了CNNIC专家组,研究我国域名体系和域名管理办法,并筹备CNNIC。

  这个被载入中国互联网史册的九人专家组,成员包括:胡启恒、钱天白、何德全、曲成义、钱华林、吴建平、刘韵洁、马如山、张兴华。

  专家组的成果之一是,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1997年5月30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域名注册暂行管理办法》。

  成果之二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于1997年6月3日正式成立,行使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职责。

  2. 再说说.CN域名的管理

  1990年11月28日,钱天白正式注册中国域名.CN,意味着中国在国际互联网正式立了门户。但当时,我国尚未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所以这台CN域名服务器暂时建于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

  我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后,CN域名服务器从德国移至中国。1994年5月21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完成了中国国家顶级域名CN服务器的设置,负责.CN顶级域名的注册和维护工作,直至CNNIC正式成立后接手负责。

  在我国互联网初期,虽然发展势头很猛,但CN域名注册量与COM域名相比,差距比较明显,不利于提升中国在互联网上的影响。

  2001年8月,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重新组建后,相关领导指示要尽快改变域名注册现状。

  2002年8月,信息产业部颁布新的《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对我国域名管理体系作出重大调整。

  2002年12月12日,信息产业部正式发布我国互联网络域名体系公告,宣布我国将正式开放.CN二级域名,并同时启动“.CN域名全国巡讲活动”,拉开了我国域名管理改革的序幕。

  3. 关于CN域名的海外代理

  在信产部推动下,CNNIC作为域名注册管理机构,不再面向用户受理域名注册申请,该服务改由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承担。同时推出了简化注册办法、鼓励注册CN域名的一系列举动,包括放开国外公司不能注册CN域名的规定。

  对于中国互联网发展来说,这是明智之举,有助于提高中国国家域名的国际竞争力,改变当时国内用户过度注册国外域名的状况,维护网络安全和国家利益。

  CNNIC同时正式开放了海外市场,以美国Neustar公司作为CNNIC的海外代理机构,接受外国机构申请注册CN域名。

  2002年12月16日,正式开始面向海外机构服务的当天,短短6个小时之内,就有5000个境外公司申请注册.CN域名。一时间,众多外资企业纷纷以CN域名落地中国,展示其对中国市场和中国用户的重视。

  英国著名职业足球运动员贝克汉姆,其CN域名davidbeckham.CN,就是曼联俱乐部于2003年注册的。

  日渐活跃的域名市场,使得CN在2015年底的注册保有量超越德国“.DE”,跃居ccTLD(国家和地区顶级域名)全球第一。

  根据最新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至2019年底,CN域名总数达到2243万,占中国域名总数的44.0%,同比增长了5.6%。

  4. 伍爱群此文如何捏造事实

  伍爱群文章中所说自2002年起“CNNIC将.CN域名的注册管辖权、交易权等转让给了美国Afilias公司独家代理(经营)”,实属无稽之谈。

  首先,伍文所说的美国Afilias公司压根不是CN域名代理商,更谈不上什么独家代理。在CNNIC网站可公开查询到,海外CN域名认证注册服务机构为31家,其中有Neustar公司,但根本没有美国Afilias公司,。

  如果合作主体都张冠李戴,完全搞错,那伍爱群这篇文章所谓的“猛料”,还有什么可信度?

  其次,CNNIC当初选定Neustar,仅限海外市场。而且从20多年的CN域名整体发展情况来看,海外注册的CN域名也只是很小的比例。

  再者,放开市场,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一直以来,我国对域名注册服务商采取严格的管理规范制度,要求必须接受严格的监督和管理。

  为确保域名注册信息的真实、准确和完整,规避域名的不良应用,CNNIC自2009年12月14日起,正式全面推行域名实名制,坚持进行域名信息真实性核对。

  2019年,为规范国家顶级域名服务,保护用户合法权益,保障国家顶级域名系统安全可靠运行,CNNIC还进一步修订了《国家顶级域名注册实施细则》等管理办法。

  要知道, CNNIC行使的是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职责,现在的上级主管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很难理解,伍爱群凭什么造谣,说中国互联网的最高管理机构,放任其顶级域名的注册管辖权、交易权完全脱离国家主权监管,而且一直延续至今?

  5. 伍文造谣生事是为了什么

  接着看伍爱群的下文:“在上海开发的IPV9网络中国CHN国家顶级域名,……”原来,捏造所谓的国家网络安全黑洞,还是为了兜售IPV9。但起源于愚人节玩笑的IPV9,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业内专家早有公论,在此不再赘述。

  那么,这个唬人的“中国CHN国家顶级域名”又是什么呢?还是一个忽悠!

  首先,这个所谓的“国家顶级域名”,是民间人士纯为商业目的而自产自封的。

  中国的域名体系由工信部负责管理和规划。在工信部最新修订发布的《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中,第一章第六条明确写着:“.CN”和“.中国”是中国的国家顶级域名。根本就没有伍爱群文中所谓的“中国CHN国家顶级域名”。


(图片截自CNNIC网站)

  查询工信部域名管理行业信息公示信息,在中国互联网域名体系里,也压根没有.CHN的影子,更谈不上是什么.CHN国家顶级域名了。

  其次,这个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所谓域名,已被不少网友投诉涉嫌诈骗。

  炮制.CHN域名者,所谓的爱国,只是个幌子,其真实目的还是赤裸裸的生意,甚至以虚假宣传为手段,蒙骗国人。关于“.CHN涉嫌诈骗”的投诉和帖子,这里截取部分内容,供各位参考。

  其中,一份署名为福建省互联网域名服务协会的《关于针对“.CHN域名”涉嫌诈骗行为的检举》中称,“这个所谓'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域名'存在诸多虚假宣传,不仅扰乱域名市场,对整个域名行业危害极大,还威胁到众多不知情投资者、消费者的财产安全。”

  检举还说,.CHN宣传号称相比CN、COM、NET等域名速度更快、效率更高、安全性更强,实为混淆视听,首先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几点优势,但最为重要的是.CHN压根连域名都不是。

  限于篇幅,关于.CHN在此不再展开。但一是官方并不认可,二是坊间诸多举报,那这个自封的.CHN国家顶级域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已不言自明。

  6. 跨界不能成为胡诌的理由

  兼具政治头衔和社会地位的伍教授,为了兜售IPV9的一己私利,近来针对互联网核心技术频出惊人之语。甚至为了兜售IPV9相关的所谓的“CHN中国国家顶级域名”,故意捏造事实,给CNNIC和CN域名造谣泼脏水。

  但伍爱群不是第一个为IPV9而信口胡诌的所谓“专家”,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

  此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王德培在“德培论道”中提出:“2018年中国因使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手游等,总计支付美国4万亿人民币互联网服务费用。”而且,“随着我们信息消费越来越厉害,这个钱与日俱增,到了明年年底算下来要6万亿人民币”。

  这番高论出台不久,就遭到不少业内人士的有力驳斥。火爆全网的互联网科普文章《向美国支付4万亿网费谎言揭秘》中,就揭露王德培“一边说耸人听闻的4万亿,一边就开始兜售IPV9,这可能才是他的目的所在”。

  这篇文章还透露了王德培的简历:他1975年上复旦大学,本科阶段所学专业是哲学,1979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化工局党校工作。

  无独有偶,近来为IPV9鼓吹的这位伍爱群,也是上海化学化工行业出身,此前其所任职的中科院有机合成工程研究中心,就挂靠于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更巧合的是,IPV9的始作俑者谢建平,其本职岗位是上海通用化工研究所所长。上海化工界的这几位专家,跨界的步子确实不小。

  互联网关键技术创新,是一项专业的科学工作,也是不少科学家毕生的追求,事关国家安全,堪称国之重器,最需求真务实。

  但伍爱群等几位IPV9跨界“专家”,蹭重器之名,行夹私之实,造谣生事,贻害无穷。希望有关部门能追查问责,别让网络强国只剩一个梦。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欧瑞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欧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